金领猝亡皆因“鸭梨”大?--跨国公司-上这里,懂跨国公司-外资 世界500强-外企-人民网--人民网
人民网

  

金领猝亡皆因“鸭梨”大?

本报记者 黄烨 发自上海

2011年05月03日07:48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手机看新闻

  杨威

  编者按:4月以来,从普华永道年仅25岁的初级审计员潘洁因病去世,到伦敦金融城中国区负责人刘莹自杀身亡、申万证券自营部衍生品投资经理赵立臣跳楼自尽,一个个悲剧的上演让我们为这些年轻生命的殒落扼腕痛惜,同时引发人们对金融白领生存状态的关注。是什么让他们年纪轻轻就倒在工作上?企业和法律如何才能给予他们保障?

           

  5月2日,在新浪微博名为潘小迷糊的账号中,网友仍在对她4月1日所发的几条微博进行留言;在伦敦金融城中文版的网页中,“海外代表处”一栏的联系名录中,伦敦金融城中国区负责人刘莹的名字已经消失不见;上海的投资业界,还在讨论申银万国证券自营部衍生品投资经理赵立臣是否爆仓的问题。

  然而,无论是潘小迷糊(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普华永道的员工潘洁),刘莹还是赵立臣,他们都是金融业界的逝者。逝去的背后,无不是大家的扼腕痛惜和人们的种种揣测。

  “表面上看,这几起事件都是因工作压力过大导致的猝死或轻生事件。实际上,这反映了在金融业界,员工权益保护的严重缺失。”昨日,东南大学法学院律师张马林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往轻了说,相关的用人单位很可能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等中国的法律条文;往重了说,这或许是在目前扭曲的社会价值观之下,几乎不可避免的悲剧事件。所以,目前停留在仅仅反思的层面并不够,而要切实做好包括法律层面在内的诸多内容的改变。”

  悲剧,还是悲剧

  “工作忙”、“无止尽地加班”,“两脚发飘”、“困得像猪头一样,对着电脑就睡着了”,在普华永道员工潘洁生前的微博中,她常用上述词汇来描述她的工作状态。自然而然,网友们将潘洁的离去与“过劳死”画上了等号。

  但上海华山医院的诊断却称,“潘洁最后死于脑膜脑炎,并引起了凝血功能障碍。”不过,潘洁的父母坚持认为:“长时间超强度的工作与我女儿的病是有直接关系的。”

  “从目前情况看,很难说潘洁是因‘过劳死’而离世的。且‘过劳死’本身并不属于法律用语的范畴。”张马林就此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解读,“但据中国的《劳动合同法》第36条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工时制度。《劳动合同法》第38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1日。该法第41条也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1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但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所以,按此条文及潘洁生前所透露的工作状态,相关企业可能涉及违反相关法律。但从法律层面看,一旦诉诸法律,法院需要找到违法的构成要件,所以,‘涉及违法’仅仅是一种猜测,不是确切的结论。”

  4月12日,普华永道管理层给员工群发的电子邮件写到,公司管理层拜访了潘洁家属并致以慰问,“对于潘洁的离世,我们深感悲痛,但必须要澄清的是,潘洁并非过劳死”。

  潘小迷糊的离世让人“迷糊”,30多岁的伦敦金融城中国区负责人刘莹选择轻生更让人不解。据媒体报道的资料,刘莹2006年加入了伦敦金融城上海代表处,一直担任伦敦金融城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后任中国区负责人。据称,她平时开朗乐观,突然选择离世让大家都深感吃惊。在新浪微博中,网友将刘莹的自杀地点归结为两个版本,地下停库或一到二楼的楼梯间。但对于刘莹确切的死亡原因、地点和时间,还没有个人或单位机构公开予以确认。

  对于刘莹的非正常死亡,有人在微博上将其归结为“可能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这种猜测远不能作为确切的证据。”张马林坦言,“即使确系工作压力大而产生的轻生结果,相关用人单位也不会负全部责任。毕竟,产生该后果的原因有很强的个人心理因素在内。”

  大成律师事务所南京分所律师朱昱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选择轻生和‘过劳死’有明显区别。前者不能将原因单方面归结为单位长时间的工作,还有员工个人的精神状态在作决定;后者,则是直接由于工作时间过长而产生的坏结果,用人单位需要负一定责任。”

  除了潘洁与刘莹,金融圈在4月底还有一个噩耗——4月28日下午,申银万国证券衍生投资部研究员赵立臣跳楼自杀。据新浪博客账号为“逍遥游刘”撰写的博文称,“4月18日,他以3360点开仓买入了10张期货合约,用去180万元的房屋贷款,自己存下的20万元作为浮动保证金,以保证正常的60点范围内的下跌(事实上,大盘最近累积曾下跌过400多点)。这时,他是有风险控制意识的,跌穿3300点,止损出局,最大亏损60点一张,合计18万元,正好是他的存款……他当初拿到手180万元,但真正还的时候,需要还205万元。现在不仅自己存的20万元没了,并且150万元还了还要欠下55万元的债务,每个月房贷还要还1万元。怎么向妻子交代,怎么去承担,去解决这笔短期巨债,都是他要想的……”

  但对于该博文所爆料的“爆仓说”,申银万国予以了断然否认。

  “虽然该员工与申银万国签订了工作合同,但公司在该事件中承担责任的可能性极小。”昨日,上海知名律师严义明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该事件主要还是本人错误的判断而导致的悲剧结果。所以,后续事宜的处理几可不必动用法律程序。”

  保护,还要保护

  尽管3位金融从业人员离世的原因各不相同,但接受采访的3位律师均认为,“虽然被称为‘白领’,或者是‘金领’,但在金融圈工作的压力确实比一般的普通行业要大。甚至,存在长期超出法律规定的最长工作时间的现象,在金融圈几乎是普遍存在的。”

  那么,如何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

  对此,张马林认为,“一方面,现有的法律条文仍有改进的空间。目前,中国的法律条文只强调了‘看得见’的层面,即提高员工的福利、延长探亲假或休假期等,但并未真正意识到,在金融圈工作的员工往往都有大大小小的因工作压力大而产生的心理问题。所以,适时处理劳动者的心理健康问题或可提至法律意义的高度。另一方面,用人单位,尤其是大型的金融用人单位,需要在上述所说的员工心理辅导、金融市场的风险预警等方面提供免费的服务,同时,也需要在法律上确定金融用人单位的相关义务服务。此外,从政府层面看,劳动行政机构、社会保障机构要主动对劳动者的就业心理及就业发展进行辅导,在社会的高压力下,真正关注到众多普通员工的内心。”

  朱昱指出,“客观而言,超时间长期工作也为部分员工所接受,一方面是因为找工作的压力,一方面是因为员工本身且事实上处于的弱势地位。因此,要维护金融圈员工的利益,需要打破中国企业中普遍存在的劳动者弱势、单位强势的格局。”

  “《劳动合同法》第78条也规定,工会要依法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对用人单位履行劳动合同、集体合同的情况进行监督。用人单位违反劳动法律、法规和劳动合同、集体合同的,工会有权提出意见或者要求纠正;劳动者申请仲裁、提起诉讼的,工会依法给予支持和帮助。”朱昱说,“打破目前不对等的用人格局,或许就需要借助工会的力量。这方面,美国的经验值得借鉴。在美国,工会往往会组织员工与用人单位就劳动者的福利、工作环境、薪资待遇等进行谈判,工会的社会地位与用人单位是平等的。而中国,虽然先前的《劳动法》和最新的《劳动合同法》里都对工会有明确规定,但尚未得到行政机关等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社会上也未形成由工会与用人单位进行谈判的氛围。这也是今后金融业界需要改进的地方之一。”

  不过,张马林与朱昱均坦言,如何在金融圈保护好普通员工的合法权益及用人单位负起应尽的责任远不能单靠法律条文这个单方面的行动来解决。张马林说,“尤其是,中国目前是贫富两极分化的愈发悬殊,除了少数人,金融行业仍有很多人需要通过自己的打拼,如加班等拼命赚钱的行为来获得自己所期望的一辆汽车甚至是一套房子。而现实是,目前的房价已远非一般人所能承受。”

    《国际金融报》 (2011-05-03 第05版)

(责任编辑:李海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