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多家日化企业应发改委要求暂缓涨价--跨国公司-上这里,懂跨国公司-外资 世界500强-外企-人民网--人民网
人民网

国内多家日化企业应发改委要求暂缓涨价

范旭光

2011年04月01日07:45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昨天傍晚,联合利华中国公司发表声明称,根据国家发改委的要求,公司已决定暂缓原定于4月1日执行的价格调整。

  记者同时获悉,北京一家大型超市已经接到了联合利华、立白、纳爱斯和宝洁部分产品延后提价的确认函。其他部分超市将自行暂缓涨价。之前,上述四大日化巨头旗下部分产品定于4月1日提价。

  延后日期不等

  昨天,联合利华发表声明称,根据国家发改委的要求,公司已决定暂缓原定于4月1日执行的价格调整。

  之前,北京多家超市接到提价通知称,联合利华旗下力士、夏士莲、旁氏和金纺柔顺剂将从4月1日起涨价,提价幅度在6%-15%之间。宝洁、立白、纳爱斯旗下部分产品也将提价。

  昨天,记者了解到,北京某家大型超市已经接到了联合利华部分产品延后提价的确认函,联合利华旗下力士的提价时间延后至4月10日。同时,立白、纳爱斯旗下的洗衣粉、洗衣皂提价时间也延后至4月5日、6日。

  昨天,宝洁中国仍旧对产品提价问题不予置评。北京有超市昨天称,宝洁公司旗下的飘柔洗发水和碧浪无磷洗衣粉的提价时间也有所延后。

  “库存充足不会涨价”

  记者了解到,目前已经收到厂家提价时间延后确认函的还属个别超市,有的超市将自行暂缓涨价,但个别超市由于进货价已经上涨,部分日化产品在今天还是得涨价销售。

  昨天,物美集团新闻发言人富宇表示:“现在库存比较充足,4月1日不会出现大规模涨价。”

  记者了解到,除了食用盐是政府定价的商品以外,其他商品在超市方面有一定的价格主动权。超市方面也会向厂家要求提供商品涨价的“证据”,然后再根据公司自己的定价系统,进行售价方面的调整。不过,超市之间也存在竞争,富宇告诉记者:“在竞争对手店商品不涨价的情况下,物美不会轻易涨价。”

  昨天,华堂超市有关负责人表示:“由于进货价已经涨了,所以部分日化产品在今天还是会涨价。但宝洁旗下洗衣皂肯定不在4月1日提价,它的提价通知这两天才收到,有关方案还在确定过程中。”家乐福中国则称,暂未收到上述供应商其他新的通知。

  ■ 观点

  “不会形成垄断性涨价”

  本报讯 (记者范旭光)就洗涤用品价格调整的问题,中国洗涤用品工业协会在官网上表示,洗涤用品主要原料价格上涨幅度都超过了40%,加上其它一些涨价因素,将直接影响企业的产品成本上升25%左右。该协会称,洗涤用品市场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由于竞争激烈,且内资外资共举,无法形成垄断性的涨价行为。

  协会表示,即使产品价格上涨20%,对百姓的生活也不会带来大的影响。以普通洗衣粉平均价格计算,调价前每吨洗衣粉为8000元左右,如果价格提高20%,则为9600元/吨;以每袋500克计算,每袋洗衣粉价格将上涨0.8元。以城市家庭洗衣习惯为例,每周洗2次衣服,每次洗涤洗衣粉用量50克计算,每次洗涤成本增加0.08元,每月0.64元。因此,此次洗涤用品价格的调整,不会对人们的正常生活造成大的影响。

  成本只是集体涨价的借口

  继方便面和日化产品之后,报道显示,卡夫食品中国公司近日已上调部分产品的价格。对此,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称,发改委已经约谈了相关企业了解情况,并明确表示,各类企业要加强社会责任,不得随意搭涨价,更不许串通涨价、哄抬物价。

  对于日化与部分食品的涨价,原材料成本上调成为厂商们众口一词的解释理由。但现在的问题是,成本提高是否必然意味着成品价的集体上涨、由厂商们提出的涨幅是否合理?

  不可否认,厂商们所称的成本上升问题的确存在:日化行业所用的原料大部分是石油的副产品,目前国际油价已从去年的50美元涨到了现在的100美元;而饼干蛋糕生产所需面粉等原料,也处于上涨通道之中,今年2月份用于制作饼干的特一粉相比去年10月份每吨上涨了170元。而且,随着去年年底外资企业“超国民待遇”的彻底终结,相应的税收也随之增加了。

  但是,成本及税费的提高并不是业内价格“齐步上调”的充分条件。毕竟在竞争充分的市场中,率先涨价者将面临其他同行的价格挑战与客户流失,更多厂商将会先尝试“内部消化”。

  然而,国内日化与食品市场却经常出现厂商同步调价现象。2007年,国内方便面行业就曾出现过一次“集体涨价”,最终调查发现,虽然成本只有不到5%的上涨,可价格却上涨了20%-40%。同样在成本上涨的大旗下,宝洁、联合利华、立白、纳爱斯等四大日化品牌近日齐声宣布,旗下洗涤类日化用品涨价,涨幅为5%-15%。至于因成本增加而导致价格上涨所占的比例为多少,却并未向外界做量化说明。更有康师傅6包一盒的家庭装蛋黄卷已从18元涨到27.8元,而此前其毛利率高达36.86%,产品如此大幅度涨价似乎并非简单的成本原因。

  究其根源,厂商们借成本上涨“东风”大刀阔斧调价的底气源于其强大的市场地位。例如,上述四大石化巨头,几乎占据了国内八成以上的市场份额;而康师傅蛋酥卷类的市场销售额占有率也高达28.5%,居市场第一位。

  虽然有媒体推算,一个三口之家在日化品涨价之后,每月多支出不会超过5元,对生活开支的影响并不算大。但问题是,这些日化产品大多为生活必需品,具有消费刚性。这类民生类产品集体提价,无疑将对人们心理上产生较大影响。发改委以约谈等方式介入市场,固然可以安抚民心,但只要成本占比不透明、巨头价格联盟现象续存,价格再次集体上涨的隐忧就难以彻底消弭。可见,对于生活品价格异动现象,主管部门除了要扮演好事后“消防员”的角色之外,还应当尽早着手培育健康的供给市场。□马红漫(上海 学者)
(责任编辑:李海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