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家知名紡織品牌 消極回應供應商污染--跨國公司-人民網--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跨國公司-人民網

19家知名紡織品牌 消極回應供應商污染

2012年10月12日13:52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恰逢換季,各大鞋服品牌在國慶長假中再一次迎來銷售井噴,然而在消費者追逐時尚的背后,紡織行業的供應鏈污染仍未停止對環境的侵蝕。

10月8日長假剛過,自然之友、公眾環境研究中心、達爾問、環友科技和南京綠石五家環保組織在北京聯合發布第二期綠色選擇紡織業調研報告,公開了49家紡織企業及其原料供應商在中國的環境表現,指出一批大型服裝品牌對其在華供應鏈的環境管理存在重大缺陷。

據透露,49家企業中,有47家在華供應商被環保組織查出存在不同程度的環境違法問題。面對質詢,有19家沒有作出任何回應。這19家企業中,不乏阿瑪尼、梅西百貨、Calvin Klein、家樂福、迪士尼等超級品牌和世界一級的百貨公司。

環保組織呼吁,通過報告的發布,希望品牌和零售商能利用信息公開,推動供應鏈減排。消費者則關注服裝品牌和零售商的環境表現,以購物的綠色選擇表達願望,為紡織品牌改進供應鏈環境管理提供動力。

22家名牌企業表現負面

村民指著遠處一直在排放的煙囪說,“每天都有臭臭的味道”,“味道重的時候,很多孩子會流鼻血,會頭暈”。村民盧小姐展示她拍攝的圖片,“一到下雨天就往河裡面排黑水,有一次排到整個河都是黑的”……

今年9月,環保組織的志願者來到紹興市斗門鎮唐頭村,當地的慶茂紡織印染有限公司的廢水廢氣處理依然遭到居民投訴。

慶茂紡織印染公司是英國最大的跨國商業零售集團瑪莎百貨在華供應商之一。今年4月9日,自然之友等5家環保組織發布了《為時尚清污》調研報告,披露了包括瑪莎百貨在內的47家的在華供應商存在不同程度的環境污染問題。

面對環保組織的質疑,瑪莎百貨一再回避和敷衍。“瑪莎百貨一面用所謂‘零廢棄’和‘碳中和’等概念去裝點自己的表現,一面任由供應鏈生產過程中的污染滾滾排放,造成對環境和社區的損害。”環保組織說。

選擇沉默的不僅瑪莎百貨。上述五家環保組織於今年4月開始與49家中外服裝品牌展開對話,詢問其是否了解包括染整(印染、整理)供應商在內的供應鏈在中國的環境表現。此后,30家企業與環保組織進行了溝通。9月25日,環保組織再次致信49家紡織品牌企業。

“截至2012年10月7日,17家企業對此進行了回復。其中,H&M、NIKE、溢達、沃爾瑪、李維斯、阿迪達斯、巴寶莉、Gap等17家品牌總體表現積極﹔Lafuma、Target、樂購、Zara、優衣庫、彪馬等10家表現一般。”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說,有22家表現負面,其中19家沒有作出任何回應,3家則僅作出了敷衍回應。

據環保組織透露,19家不予回應的企業中,包括迪士尼、Polo Ralph Lauren、361度、Kappa、安踏、梅西百貨、阿瑪尼、Calvin Klein、家樂福等商家和品牌。

環保組織認為,這些供應商管理上的缺失,客觀上促使污染企業降低環境成本去贏得訂單,最終損害的是中國的環境和社區百姓的健康。

紡織廢水排放位居第三

為什麼這次紡織業的龍頭成為環保組織關注的焦點?這與中國紡織業在新一輪全球產業分工中的變化密不可分。

環保組織的調研報告顯示,近年來,大型國際品牌和零售商開始將其訂單從中國轉出的報道陸續出現。但我國紡織出口份額的下降,主要是集中在成衣加工環節,而在以印染、整理為主的紡織原材料加工環節,中國仍佔據世界最主要地位。由於中國相對其它紡織業加工出口國家具有多重比較優勢,預期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中國仍將是紡織材料加工生產的世界工廠。

“中國所失去的,是勞動力密集型的成衣加工環節,這個環節能夠創造大量的就業崗位,而水耗、能耗低,污染排放量少﹔中國所得到的,是資本密集型的染整環節,這個環節難以帶來大量的就業崗位,但水耗、能耗高,污染排放量很大。”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說。

2010年,紡織廢水排放量達到24.55億噸,在當年統計的39個工業行業中位於第三位,佔重點調查統計企業廢水排放量的11.6%。COD排放量約為30.06萬噸,污染貢獻率佔8.2%。氨氮排放量1.74萬噸,佔重點調查統計企業氨氮排放量的7.1%。

目前,紡織業污染減排已經得到了社會的關注,中央和地方政府、公眾和紡織工業協會等機構,都在努力加強環境監管,促進紡織企業節能減排。多數紡織品牌和大型零售商也紛紛制定了自己的可持續採購政策。

然而,專家指出,大型品牌的供應鏈環境管理,還停留在一級供應商,也就是成衣工廠,而對污染最重的材料供應商的環境表現,則了解有限,有些甚至不清楚這些供應商是誰。可持續紡織所存在這一致命盲點,客觀上為染整企業降低環境標准以贏得訂單提供了向下的動力。

實施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

廣東作為染整業大省,治理紡織業污染一直是污染減排的重點之一。據統計,浙江、江蘇、山東、廣東和福建5省的染整廢水總量約佔全國染整廢水排放總量的90%。

而本次環保組織的調研報告中,惠州新惠通針織制衣有限公司、惠州市佳譽制衣廠、廣州市互太紡織印染(番禺)有限公司中山市合興織造印染廠、東莞市冠翔服裝有限公司等十多家染整廠作為知名品牌的供應商榜上有名。

來自廣東的供應商大多都被省市環保部門行政罰過款,甚至挂牌督辦或評為紅黃牌環保信用警示企業。

東省人大常委會立法顧問、環保法專家游成龍表示,按照目前我國的法律法規,是“誰污染誰負責”的原則。而供應商的工廠並不是這些品牌的公司建的,這些品牌如果沒有股份,從法律上來看,目前還難以對其直接問責。

然而,“在整個產品的設計、生產、銷售鏈條中,是品牌所有的公司獲得了最大的利潤,從經濟和社會倫理的角度,作為產業鏈條的主導者,他們享有最大的經濟利益,也無疑要對這條由其控制的工業污染鏈條負上最大的責任。”華南師范大學政治學副教授唐昊指出。

專家們也認為,全球產業分工不應成為資本肆意逃避責任的產物,例如影響產品制造的原圖設計和運營理念就是企業自身的主體責任,不能往供應商和上下游去推導。

游成龍建議,這時候環保組織可以發揮作用,一是敦促這些大型品牌向供應商施壓整改,可以把環境規范的條款寫入與供應商的代工合同中﹔二是將污染信息讓更多消費者知道,呼吁他們“用腳投票”做出綠色的購物選擇﹔三是被供應商污染損害的群眾,不管廠方的排放超不超標,隻要造成污染損害,按照我國法律,都可以向當地環保部門進行投訴,由其調解賠償解決,或者進行民事訴訟索賠維權。

省環保部門也計劃,對印染等行業實施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制度,推動我省傳統產業結構優化升級。今年,要淘汰小印染1.76億米,“十二五”時期,要堅決完成淘汰小小印染4.5億米的目標任務,大幅度削減主要污染物排放量。(謝慶裕)

(責任編輯:財經實習王鑫、聶叢笑)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