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子總裁羅旭德:廣東仍是外企入華重要平台(圖)--跨國公司-上這裡,懂跨國公司-外資 世界500強-外企-人民網--人民網
人民網

西門子總裁羅旭德:廣東仍是外企入華重要平台(圖)

黃穎川 謝夢

2012年03月19日11:13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012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廣東之夜”主題晚宴昨晚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

■世界500強總裁看廣東



  聚焦2012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

  2012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全球知名學者、世界500強企業總裁雲集,成為媒體追逐的焦點。在論壇的間隙,南方日報記者採訪了西門子、杜邦、安利等世界500強企業董事長、總裁和斯蒂格利茨、鄭永年等國內外著名專家學者。場內,各國智囊為中國宏觀經濟發展獻計獻策﹔場外,關於區域經濟的論述精彩頻現。

  昨日,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經濟全球化觀點的提出者、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約瑟夫·斯蒂格利茨在他的專場新聞發布會前接受了南方日報記者的獨家專訪﹔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鄭永年也在會場外給記者闡釋了關於廣東制造業轉型升級及勞動力轉型等方面的話題。

  西門子希望能夠在廣東省尋找更多的合作機會,廣東省是一個對外的門戶,今后這個門戶地位仍然會繼續存在,很多企業還是會把它看作一個進入中國的重要平台

  西門子總裁兼CEO羅旭德在參加2012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間隙,接受了南方日報記者專訪。他表示,目前西門子與中國各級政府都有合作,廣東是其合作的最重要地區之一,雙方在包括節能減排、環保,還有交通等各種設備和技術方面進行了緊密合作。

  羅旭德表示,西門子希望能夠在更多的領域支持當地的經濟發展,特別在廣東省尋找更多的合作機會,“在改革開放中,廣東省是一個對外的門戶,我想今后這個門戶地位仍然會繼續存在,很多企業還是會把它看作一個進入中國的重要平台。”

  羅旭德說,他年輕時曾在香港中文大學學習,上世紀80年代初就到過廣州,“當時在廣州比較好的一個酒店是白天鵝賓館。三十年后,我們看到廣東已經成為中國的一個經濟中心,商務活動非常頻繁有活力。”

  與中國企業既競爭又合作

  去年,溫家寶總理和德國總理默克爾會晤時,見証了西門子重新與中國續簽長期戰略伙伴關系的協議,西門子未來會繼續致力與中國發展戰略合作伙伴關系。

  “最近,西門子風電部門的亞洲業務總部移到了上海,我們既重視當地市場,也重視區域市場,更重視全球市場。”羅旭德說,西門子在國際業務方面和中國企業是既有競爭關系又有合作關系,在許多項目上雙方是競爭對手,但在另外一些項目上又是合作伙伴,例如在蒸汽輪機方面,西門子和上海電氣就是合作的伙伴,一起去開拓全球市場。

  中國將繼續引領世界發展

  羅旭德說,中國的“十二五”規劃中強調的重點,其實與西門子規劃的幾個未來業務大趨勢不謀而合。“一是西門子非常重視的健康醫療行業,我們不僅重視高端的健康醫療的服務和產品,同時也非常重視農村的健康醫療,這與中國的規劃非常吻合﹔二是節能和能源方面的發展,西門子非常希望能通過合作,促進中國綠色增長﹔三是我們非常重視幫助中國進行產業升級,提高產業的生產力和整合的深度”。

  羅旭德說,中國政府把今年經濟增長的目標調低至7.5%,這也顯示出中國政府更加重視經濟增長的質量,“當然我也認為這是中國的可持續增長模式將繼續下去,中國的增長勢頭還是要超過全球平均水平的。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國將會繼續成為引領世界發展的引擎。”

  杜邦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柯愛倫:

  珠三角企業轉型應“包容性創新”

  廣東“專業鎮”的創新途徑正是將零散的中小企業集聚在一起,以最優方式“包容性創新”

  杜邦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柯愛倫在參加中國發展高層論壇間隙,接受了南方日報記者專訪。她表示,要使“包容性創新”成功發揮效用,合作各方要有共同的需求,而且優勢互補、有助於強化合作關系。任何一個國家、一家企業或世界上的某個地區都無法獨力解決中小企業當前所面臨的挑戰。

  “包容性創新”是柯愛倫在本次論壇上提出的新理念,聯系到廣東“專業鎮”的創新途徑,柯愛倫認為,“包容性創新”正是將零散的中小企業集聚在一起的最優方式之一。

  柯愛倫舉例說,如學界能夠提供現成的場地,在短期內使用大學裡面一些設施,而它的長期貢獻在於提供優秀的畢業生,創造新的崗位。業界能夠提供臨近商業化階段的技術、工作崗位以及建設和經營高科技制造流程的能力。政府則能夠在財政和政策方面給予優惠,並推動社會建設,使該地區足以吸引人居住。

  如何以“包容性創新”促進中國綠色增長,柯愛倫提出了三點建議:一是相關政府部門和行業組織通過協調與溝通,為綠色技術和產業發展建立統一的標准﹔二是將跨國公司在中國所開展的科研活動視為中國整體創新戰略的一部分,積極引導跨國公司參與中國科技可持續發展進程,鼓勵跨國公司投資於可持續發展相關的創新活動﹔三是為綠色技術和產業設立嚴格的環境影響標准。

  安利總裁狄維士:

  與廣東的合作“未來會更明朗”

  安利進入廣州以來,一直重視這個區位在全國的發展要義,安利與廣東的未來會更明朗

  安利總裁狄維士在參加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廣東之夜”晚宴間隙接受南方日報記者專訪。

  狄維士特別強調了廣東在安利市場布局的重要性。他表示,廣東是安利業績最大的省份,也是進入中國的開始和基地所在,在這裡安利擁有了自己的運營中心和產品中心,和各方保持著良好的關系。

  狄維士說,安利在中國的經營過程中,在廣東摸索到許多有用的經驗。“從1992年安利正式進入廣州以來,我們一直重視這個區位在全國的發展要義﹔2009年歐美金融危機時,我們仍然投資1500億在廣州設廠,逆市發展。因為我們在2009年作出的投資決策是對未來有信心,當時看來是個極大的挑戰,但現在看來經營狀況非常良好”。最后,狄維士風趣地用一句話來概括安利與廣東的關系:“未來會更明朗”。

  ■專家看廣東

  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鄭永年:

  廣東要發展高端制造業

  廣東中小企業全國最多,制造業不可能放棄,從日本、歐美的經驗看,廣東的主要任務是產業升級,就是制造業本身要升級,服務業要發展,僅強調服務業會產生不良的后果。廣東一億多人口不能完全放棄制造業。近期任務,要在高端制造業下工夫。

  同時,廣東勞動力因素也影響著產業升級。廣東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以來農民工比較多,隨著產業升級,勞動力的技術水平成為阻礙。如何提升勞動力素質水平是廣東下一步提升產業招商吸引力的關鍵要素。

  諾貝爾獎獲得者、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約瑟夫·斯蒂格利茨:

  珠三角技術等方面要轉型

  改革開放以來,廣東地區一直是中國經濟發展最快的地區之一,但這兩年廣東的發展速度也在逐漸放慢,而中國今年也降低了GDP的增速預期。廣東地區發展快了,是不是會一定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對這個問題,我認為,首先,廣東現在談經濟結構調整,轉型升級,那就勢必從原來經濟發展支柱的制造業向服務業轉變。我了解到廣東還十分關注從傳統產業向現代制造業的轉型,不僅在廣東,整個中國都面臨這樣的大趨勢。

  珠三角一些正在轉型的城市在發展中應從哪些方面獲得持久的發展動力?我認為,這種轉型需要在技術和投資環境、人力等進行多層面的轉變,制造的產品要更注重質量、更具附加值,更重視創新,要讓人民得到更多實惠。

  廣東應以正確的心態面對比較優勢的轉變,生產力提高的成果必將“中和”轉變帶來的不利因素。比如,生產力提高可能就不需要那麼多勞動力,就業人群的減少甚至就業下降未來不隻在生產力高速發展的地區,甚至在全世界這個趨勢都是不可避免的。
(責任編輯:李海霞,李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