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航空強征碳稅 中國再度緩購10架空客飛機--跨國公司-上這裡,懂跨國公司-外資 世界500強-外企-人民網--人民網
人民網

歐盟航空強征碳稅 中國再度緩購10架空客飛機

2012年03月18日09:27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據《東方早報》報道,歐洲飛機制造商空中客車注定成為這場歐盟航空碳稅鬧劇的犧牲品。《華爾街日報》援引知情人士的話稱,中國政府再度暫緩購買10架空客A330寬體客機,使得被中國擱置的空客訂單數達到55架,總價超過140億美元,凸顯中國方面對於歐盟碳交易體系的不滿。空客中國公司對此未予以置評。 



  波音稱拿到30架飛機訂單 



  早在3月8日,空客母公司歐洲宇航防務集團(EADS)首席執行長路易斯·加洛瓦就表示,中國已經擱置了價值120億美元的空客訂單,包括35架A330客機和10架A380客機。不過路透社稱,A380屬於確認訂單,即除非放棄定金否則無法取消,而A330訂單則只是意向性訂單,仍在談判或尚未獲得政府批准。 



  之后,包括空客和德國漢莎航空在內的9家歐洲航企聯名致信歐盟多國領導人,警告航空碳稅讓歐盟航空業面臨實實在在的報復措施。 



  歐洲宇航防務集團是法國出口收入的一個主要來源。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中國接連暫停空客訂單之際,其競爭對手波音或成為贏家。據《西雅圖時報》報道,波音民用飛機集團首席執行官安波杰3月14日透露,波音從中國幾位客戶處獲得了30架波音B777客機訂單。安波杰表示,這些訂單是他上周在中國訪問時促成的。在這趟訪問期間,安波杰不僅與中國多家航空公司的領導會面,並且還在北京與中國的飛機制造商——中國商用飛機公司(COMAC)簽訂了合作協議。 



  波音發言人之后進一步解釋稱,上述訂單尚未最終敲定,包括10架南航此前宣布的B777-300ER訂單。30架777訂單賬面價值近90億美元,但根據航空咨詢公司Avitas預計,折后價格低於50億美元。 



  中國公司購機要過三關 



  此外,盡管加洛瓦已經明確中國暫緩了訂單,但中國政府始終未正面回應。中國民航局局長李家祥3月5日曾表示,現在還沒有到反制這一步。《華爾街日報》援引民航局一發言人的話稱,在飛機訂購問題上,政府尊重各大航空公司的意見。 



  一位民航業內人士告訴記者,航空公司購買飛機審批要過三道關,在航空公司提出購買申請后,先提交給民航局下屬的地區管理局各處會簽,通過后再提交給民航局各司會簽,之后交由國家發改委審批。“即使航空公司已經與廠商簽好合約,沒有拿到發改委的批文還是不能引進。”該人士說。 



  關於歐盟航空碳稅,2月底,包括中國、美國和俄羅斯在內的29個反對航空碳稅的國家齊聚莫斯科商討對策,提出了一攬子的可供各國選擇的反制措施,但歐盟方面並未有所回應。 



  在歐盟與反對國家僵持不下之際,唯有將談判寄望於聯合國下屬機構國際民航組織出面協調解決,但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發展中國家在全球碳排放體系中應該承擔什麼角色一直存在爭議,而且歐盟擔憂一旦暫停碳交易體系將使得此前的努力付諸東流。 



  歐洲議會15日投票支持把所有航空公司納入碳排放交易體系內,盡管該投票沒有法律效力,但意味著歐洲議會正向相關立法機構施壓,鼓勵與反對碳稅的國家抗爭。 



  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15日在商務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歐盟單方面將國際航空納入排放交易體系,將造成國際航空市場的競爭扭曲,進而影響國際貿易的發展,“中方希望歐盟能從大局出發,放棄單邊行動,避免造成國際貿易的摩擦,影響國際貿易的發展。” 



  ■觀察強征碳稅恐引發各國反制措施升級 



  日前中國再次延緩10架空客A330寬體客機訂單,分析認為,如果歐盟不撤銷強征碳稅的錯誤決定,各國反制措施還將升級。 



  中國民航管理干部學院航空運輸服務研究所所長鄒建軍表示,這凸顯出中方對歐盟碳交易體系的不滿。“中國不能接受歐盟單方面的東西,我們會有很多相應的手段去談判和抗議,也許擱置也是談判手段之一。” 



  事實上,除了中國之外,美國、加拿大等至少35個國家也強烈反對歐盟碳稅,多國醞釀反制。鄒建軍分析認為,如果歐盟不撤銷錯誤決定,各國的反制措施將有可能升級。 



  鄒建軍說,制裁慢慢的會到航海,甚至到傳統領域,因為大家都要借著這個討價還價,如果歐盟沒有任何鬆動跡象,估計相互之間都要採取一些貿易的報復和手段,貿易的沖突就會越來越激烈。 



  本月15日,歐洲議會投票支持把所有航空公司納入碳排放交易體系。有專家認為,這意味著歐洲議會鼓勵繼續堅持碳稅的做法。對此,鄒建軍預測歐盟讓步並非沒有可能。 



  鄒建軍說:“總會合理的,有技巧的把這個問題解決掉,可能不是我們想象的一種退讓,而是別的一種托詞:推遲這套系統,准備一個全球性的系統的出現。你可以想象,全球性的碳交易系統什麼時候能出現,那說不清楚,那不就是一個很技巧的托詞嗎?究竟是怎樣一種手段我們沒辦法預測,但至少很有一種可能就是會推后實施的。肯定會有對應的行動出現。”
(責任編輯:李海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