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利比亞或一分為三 中國重返不宜操之過急--跨國公司-上這裡,懂跨國公司-外資 世界500強-外企-人民網--人民網
人民網

梅新育:利比亞或一分為三 中國重返不宜操之過急

郭彩萍

2011年08月30日10:14    來源:中國經濟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中國經濟網北京8月30日訊(記者郭彩萍) 在利比亞反對派全面控制首都的黎波裡后,膠著五個多月的利比亞戰事步入尾聲。但戰事結束並不意味著利比亞迎來一個民主自由的新時代。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博士近日在做客中國經濟網時表示,反對派執政后,利比亞可能在社會等方面出現倒退,甚至一分為三。隨著利比亞戰亂塵埃落定,國際油價將逐漸恢復平穩,不過此次動亂可能會傳染到利比亞鄰國阿爾及利亞。

  對中國而言,梅新育說,中國在利比亞的直接投資很少,而商務部公布的188億美元大部分是指工程承包合同金額,並非實際投資損失。而隨著中國公司重返利比亞市場,相信中國在利比亞的實際損失不會很大。不過梅新育認為目前中國企業還不宜馬上返回利比亞市場,而更需要多一點冷靜和觀望。

  利比亞或出現倒退 可能一分為三 

  反對派政權很難拿到卡扎菲從外國石油公司手中獲得的高分成比例

  在利比亞反對派上台執政后,利比亞社會將會發生哪些改變?梅新育認為,有跡象表明,反對派的上台有可能給利比亞社會某些方面帶來倒退,利比亞也可能會分裂為三個國家。

  首先,卡扎菲政權給利比亞帶來的社會革命有個突出的方面就是婦女地位的提升,但是在這次反卡扎菲的社會動亂裡,在反對派陣營中宗教極端勢力也在發揮強大的影響。這次反對派打出來的旗幟是被卡扎菲推翻的伊德裡斯王朝的旗幟,而這個王朝恰恰就是一個伊斯蘭教士團建立的政權。

  比如,在戰亂初期,的黎波裡和班加西群眾游行示威的照片有著突出的差別。在反對派控制區,婦女清一色都是頭巾面紗,而在卡扎菲控制區的黎波裡群眾游行,一大半女性是穿著西式服裝。這一對比非常明顯。“我們不能低估這樣強大的宗教勢力對反對派政權的影響力。如果它控制了政局,利比亞婦女在社會地位和教育等方面的權益,會不會出現倒退?”

  其次,從經濟層面來說,反對派政權上台之后很難拿到卡扎菲從外國石油公司手中獲得的分成比例。由於自己沒有能力開發石油資源,阿拉伯國家都是把油田承包給外國石油公司,提取分成。卡扎菲時期,利比亞分成比例達到92%,是全世界最高的。

  此外,梅新育認為,更大的問題是反對派奪取政權后,能不能給利比亞帶來秩序。他分析道,現在反對派沒有一個公認的領導核心,派系林立,而且派系之間的矛盾斗爭很厲害,各個派別都有槍,以至於反對派二號人物被殺。“利比亞能不能恢復秩序,還要走著瞧。”就最好的局面而言,就是反對派能在舉行大選前的八個月時間裡,至少形成一個名義上的統一中央政府,把四分五裂的派別整合成統一的利比亞軍隊。“但就目前情況而言,我們不能斷定利比亞一定能保持統一,利比亞分成三個國家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因此,針對西方媒體用利比亞革命來表述這次政局變化的說法,梅新育認為要打個問號。他說,“革命”的深層含義是指進步取代落后的政權更迭。而反對派的上台反而有可能給利比亞社會帶來倒退。

  相比之下,梅新育認為,1969年卡扎菲發動的軍事政變才可稱之為“一場貨真價實的革命”。那次軍事政變確實給利比亞帶來了天翻地覆的經濟和社會進步。政治體制上,利比亞從一個部族和宗教聯盟變成了一個現代國家。在此之前,利比亞國家——伊德裡斯王朝是一個伊斯蘭教士團體,而且140多個部族之間相互統一性不高﹔經濟上,卡扎菲上台后,幾次向西方石油公司要求提高利比亞的石油分成比例,最后又把利比亞石油資源國有化。2009年,利比亞人均GDP達到14800多美元,堪稱非洲首富,相當於中歐國家水平﹔社會上,卡扎菲推行了強有力的改革,比如提高婦女地位。在傳統穆斯林社會裡,婦女要帶面紗、頭巾,不能讀書、工作。但卡扎菲執政后,這些全部被打破,婦女可以工作,甚至在利比亞軍隊裡有女軍官﹔教育上,卡扎菲執政下的利比亞是阿拉伯世界高校入學率最高的一個國家,達到了55.7%。而同期非經合組織的發達國家平均比例才43%,而美國力挺的海灣石油輸出國巴林和沙特的高教入學率也僅有29.9%。正因為如此,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在2010年人類發展報告中,把利比亞定性為“高人類發展水平國家”。而我國也只是“中等人類發展水平國家”。

  西方勢力主導利比亞政局更迭 

  打進的黎波裡的主力是英國、法國、卡塔爾、約旦的特種部隊

  卡扎菲做出了這麼多功績,為什麼還會倒台?梅新育分析了四點原因:

  第一,高度依賴資源的經濟模式決定了其政治動蕩風險非常高,可以說“資源不竭、動亂不止”。由於石油、天然氣等產業容納勞動力很少,盡管強勢領導人拿到高石油收入分成比例后,能夠通過政府財政分配,保証全國百姓餓不死,但由於其創造的就業機會太少,很多人不能通過正當工作獲得收入,尤其是人口結構年輕、增長率高的國家,太多年輕人沒有正當工作就為社會動亂埋下了根源。不僅僅利比亞,所有阿拉伯國家都存在這一問題。這些國家青年人口比例很高,但青年失業率也超級高。這些國家的經濟產業結構決定了其政治動蕩的風險將始終非常高。

  第二,利比亞先天不足。利比亞是有140個部族的國家,部族和宗教傳統勢力根深蒂固。卡扎菲出生的部族是一個小部族,這意味著卡扎菲的權力根基不是特別深廣。盡管卡扎菲統治42年,想盡可能消除削弱部族政治影響,但一時之間不可能徹底根除。在這一次利比亞政局變動中,反對派政權都是部族、宗教勢力。以上這兩點原因是卡扎菲倒台的內因,是兩個根源長久的威脅。

  第三,卡扎菲政權內部存在腐化情況。盡管卡扎菲剛執政時比較注重推行社會公正,但在與西方和解推行市場導向的經濟改革后,卡扎菲政權內部開始腐化,這使利比亞社會出現兩極分化並大大加劇,這侵蝕了卡扎菲政權受百姓擁護的根基。

  第四,西方勢力在此次利比亞政局更迭中發揮了主力作用。在利比亞發生動亂后,卡扎菲曾重整政府軍,很快就兵臨反對派大本營班加西城下。但這時北約武力干預扭轉了戰局。不過盡管北約天天轟炸,牢固控制制空權,反對派仍沒有取得優勢。到最后反對派武裝力量攻佔的黎波裡,戰局突然崩盤。也不能說是反對派領導的武裝力量攻佔了首都的黎波裡。據《紐約時報》、以色列情報機構等報道,是反對派參加了北約領導的武裝行動。因為打進的黎波裡的主力並不是利比亞反對派,而是英國、法國、卡塔爾、約旦的特種部隊。所以說,如果沒有西方勢力干預,利比亞此次肯定不會出現改朝換代的局面。

  而西方勢力之所以要顛覆卡扎菲政權,梅新育認為,部分可能是歷史原因。北非在歷史上是羅馬帝國的后院,可能因此歐洲人對北非有一種難以言明的情結。此外,北非盛產石油等。而且,這次打先鋒的法國總統薩科齊和英國首相卡梅倫押上了自己的政治命運,迫切期待借此創造政績。

  油價影響有限 阿爾及利亞或動亂 

  對歐洲石油供應影響較大

  利比亞政權更迭可能會對國際經濟和政治造成哪些影響呢?梅新育認為,卡扎菲政權垮台對國際油價影響有限,但可能誘發鄰國阿爾及利亞產生動亂。

  經濟上,利比亞政權更迭對國際實體經濟不會產生大沖擊。主要是對國際油價市場存在心理影響。自從利比亞陷入戰亂之后,國際市場油價就迅速上漲。但實際上利比亞戰亂對石油供應量影響不大。利比亞石油在國際原油市場份額不高,在中國原油進口中佔比也很低。梅新育估算即使我國從利比亞進口的全部是原油,以金額計算,也隻佔我國進口原油的2%到3%。所以現在利比亞戰亂塵埃落定,油價將會慢慢平穩。

  不過利比亞政權更迭可能對歐洲石油供應影響較大。因為在歐洲石油供應中,利比亞佔比較大,特別是歐洲很多煉油廠設備專門針對利比亞原油設計,因為利比亞原油品質全世界最好,含硫量最低。如果要採用其它地方的原油,歐洲煉油廠設備可能會就此廢棄。

  政治上,動亂可能會傳染到鄰國阿爾及利亞。梅新育分析,由於西方干預,阿爾及利亞在90年代和本世紀初經歷了非常殘酷的內戰,付出了15萬人死亡的代價。而阿爾及利亞在這次動蕩中,也出現了一些不穩跡象。如果利比亞動蕩傳染,阿爾及利亞可能會受到沖擊。

  中國目前不宜重返利比亞市場 

  中國在利比亞損失有限 188億美元僅合同金額

  針對中國公司在利比亞的投資損失可能高達188億美元的說法,梅新育斥之為信口開河。

  首先,我國在利比亞的直接投資非常少,2009年直接投資存量約兩三千萬美元,可能都排不進我國在非洲投資的前10名。而且這些直接投資基本上是承包工程的附屬物,即中國公司為承包當地工程,而在當地注冊分公司打入的注冊資本金。我國中石油等三大石油公司在利比亞沒有一個油田投資項目,主要業務都是提供油田勘探開發服務等。

  其次,商務部數據雖然顯示我國企業在利比亞業務涉及188億美元,但這絕大部分是指我國在利比亞的工程承包合同金額,合同金額與投資損失完全是兩回事。

  第一,隻有當我國企業完成188億美元合同后卻一分錢沒有收到,才能說188億美元工程承包金額完全損失。但一般而言,工程承包是按照工程完成進度分階段付款。比如在10億美元工程項目中,前幾期完工后就會收到9億美元,到最后一期完工時,還有1億美元沒有收到,那懸空的就是這最后一億美元。

  第二,我國在利比亞的工程承包合同發包方都是利比亞政府,而非私營企業,不論利比亞政權如何更迭,新政府都有義務執行合同﹔而且我國承包合同都是道路、橋梁等民生工程,無論哪個政權上台,都需要建設這些基礎設施,而中國工程具有價錢低、質量好的競爭優勢,為何不選中國公司呢?

  “所以,我們相信中國公司在利比亞不可能會有多大損失。”梅新育說,我們需要擔心的是在利比亞改朝換代之后,在新的合同裡,我國企業能拿到多少利益。另外,利比亞改朝換代並不會立即就迎來民主、繁榮,目前中國企業還不宜馬上返回利比亞市場,而更需要多一點冷靜和觀望。 
(責任編輯:李海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