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損人不利己的美國對華出口管制--跨國公司-上這裡,懂跨國公司-外資 世界500強-外企-人民網--人民網
人民網

梅新育:損人不利己的美國對華出口管制

2011年07月12日07:53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許多人寄予期望的美國對華出口管制還是沒有邁出美方曾一再承諾的步伐。

  6月16日,美國商務部公布實施《戰略貿易許可例外規定》,將中國排除在44個可享受貿易便利措施的國家和地區之外,我國商務部門對此迅速作出了抨擊。

  抨擊是應該的。從中美商貿聯委會到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30年來中國無數次向美國提出放鬆對華出口管制的要求,美國無數次地承諾,但一次又一次地口惠而實不至,進一步擴大對華出口管制范圍、使美國對華出口管制審批程序更加復雜的這份那份草案倒是不斷出台。

  即使不考慮國際信用和承諾,美國復雜的出口管制政策體系給企業界帶來的額外負擔也足以讓中美企業界乃至第三國同仁提出簡化的要求了。

  筆者稱量過美國《出口管理條例》和《出口管制商品清單》中文版的重量,前者562頁,1斤9兩﹔后者388頁,1斤3兩。

  眾所周知,同一份文獻,中文版篇幅比英文版要小得多,上述兩份文獻的中文版篇幅尚且如此之大,其英文版篇幅更可想而知,無怪乎在這份《出口管理條例》中,制定者(美國商務部產業安全局)也承認“本條例的厚度和專業術語廣泛使用的程度令人生畏”。

  而如此復雜的出口管制制度,給美國出口商及其國外客戶帶來多少額外的不確定性,也就可想而知了。須知“美國的事業就是商業”,這可是一個商業立足的國家啊!

  美出口管制措施注定無效

  筆者無意全盤否認出口管制的意義,美國《出口管理條例》中“控制政策”部分列舉了美國出口管制制度的目標,其中許多在理論上是值得認同的:防止生化武器擴散、防止核擴散、維護國家安全、防止導彈技術擴散、維護地區穩定、控制犯罪、反恐、防止虐待,等等。

  美國這個守成大國希望防止新興大國挑戰其地位的心態也可以理解,筆者從來就沒把山姆大叔當成白求恩大夫和雷鋒叔叔。

  問題是美國在出口管制實踐中許多“看人下菜碟”的做法令其許多理論上不失崇高的目標黯然無光,而許多旨在遏制新興大國興起的出口管制政策也不過是損人不利己的無效措施而已。

  之所以無效,首先是因為中國關鍵核心技術的發展並不建立在引進基礎之上。

  當美國出口管制官員處理中國事務時,他們應當記住,他們面對的是一個建國之后在東西方集團20余年封鎖下建立了基本完整工業體系、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科技成果的國家。冷戰時期,美國操縱下的巴統對華貿易禁運項目一度多達對蘇貿易禁運項目的兩倍(即所謂“中國差別待遇”),可是這阻擋住了中國的興起嗎?而且,現在中國再次提出了自主創新戰略。美國決策者們應該審視本國決策機制是否存在嚴重缺陷了。

  美國出口管制政策之所以無效,第二個原因是中國可以從第三方引進許多技術和產品。

  中國進口增速領先世界,根據中國《海關統計》和世貿組織2009、2010年《世界貿易報告》數據,2000—2008年間,世界進口年均增長12%,美國、歐盟27國、日本、俄羅斯、巴西、印度年均增速分別為7%、12%、6%、21%、14%、14%(2005—2009年數據),中國進口年均增速則高達22.4%。2009年,世界進口萎縮24%,中國進口隻下降了11.2%。2010年,中國進口增幅更高達38.7%。

  時至今日,中國不僅是世界頭號出口大國,也已經躍居世界第二進口大國。國內經濟持續快速增長,國內消費連續10年保持兩位數或接近兩位數增幅……這一切為中國創造了旺盛的進口需求,而持續經常項目收支順差和巨額外匯儲備又確保了中國的進口支付能力,從而使中國得以憑借強大進口能力帶動貿易伙伴經濟增長,分享中國經濟成長的果實。

  從東南亞、澳大利亞、美國、加拿大、巴西、安哥拉到蘇丹,越來越多的貿易伙伴從中國旺盛的進口需求中受益越來越多。連德國這樣的歐洲經濟火頭,2009年下半年以來奇跡般的經濟復蘇也被不少輿論稱作是“中國制造”的。

  美國實體經濟許多部門還在2008年以來次貸危機的余波中徘徊,農業部門則早已在出口拉動下步入繁榮,而美國農產品出口的主要增長極在於亞洲,在亞洲的頭號增長極又是中國,以至於中國已經超越加拿大和墨西哥,躍居美國農產品頭號出口市場

  在這個舉世爭說“中國機會”的時代,越來越多的美國高新技術企業越來越痛切地感受到對華出口管制制度的掣肘,這種管制已經遠遠落后於技術進步的步伐,在很多時候不過是給了其他西方國家一種額外的商業機會而已。

  美國出口管制政策之所以無效,第三個原因則是美國企業不可能坐視喪失中國這個增長最快的市場,他們會在非《瓦瑟納爾協定》簽約國設立生產機構,曲線向中國出售產品。畢竟,當前全世界增長最快的市場是中國、俄羅斯、巴西、印度,而中國國內市場規模等於巴西、印度總和的3倍。

  美國政府主管部門總喜歡聲稱出口管制沒有影響對華貿易,前幾年美國商務部時任主管產業和安全的副部長大衛·麥考密克(David McCormick)曾辯解稱,對華出口管制在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形成中的影響和作用非常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計,並為此列舉了一系列數據:2005年,美國對華出口中隻有不到6%的產品需要獲得政府許可,其中隻有1250萬美元提交審批的出口產品被否決,遠遠低於美國貿易逆差的1%。同年,美國對華出口的123億美元高科技出口產品中,需要獲得出口許可証的不到20%,被否決的許可証申請不到5%。

  然而,即使不考慮上述數據可靠性,這種計算方法也是不合理的。我國商務部當時就列舉了這樣的例子:一塊被視為軍民兩用的、用於波音飛機上的芯片價值不過1000美元,但這項申請實際影響的交易額卻可能達上億美元,兩者相差百萬倍之多。因為一塊受管制的核心部件本身價值可能不高,但結果卻是導致價值上千倍、上萬倍的整機交易受阻。

  將美對華出口管制議題多邊化

  面對美國對華出口管制固步自封,我們當如何作為?

  首要的工作當然是大力推進自主創新,讓美國的出口管制歸於無效。

  “等中國人做成了火箭,我們買他們的專利吧!”——1960年8月2日,在蘇聯國防部駐中國軍委顧問巴托夫大將監督下撤離酒泉導彈基地時,不知是因為意識到了中國人自力更生的能力和意志卻無力改變赫魯曉夫徹底惡化中蘇關系的決策,還是由於不相信中國人而故意譏諷,某蘇聯專家說了這樣一句話,滿懷悲憤的酒泉導彈基地人員聽后當即回答:“好的,你可要說話算話啊!”

  五十年過去了,雖說航天技術和產品尚未成為中國對俄出口大宗,但當初由蘇聯專家手把手教著建立起來的中國汽車工業卻已經大規模打進俄羅斯市場。

  2008年,俄羅斯聯邦已經是中國汽車產品頭號出口市場,當年我國對俄出口汽車84362輛,出口金額12.5894億美元。

  當年赫魯曉夫對中國大動干戈,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建立“工業蘇聯、農業中國”的國際分工結構,目前中國與俄羅斯及其他獨聯體國家的貿易商品結構卻恰恰與之相反,中國出口的基本上都是制成品,從俄羅斯及其他獨聯體國家進口的貨物除部分軍工產品之外,基本上都是資源性產品。難道我們沒有勇氣、毅力和才智對美國重演這一幕?

  與此同時,我們還應當探尋美國對華出口管制這一雙邊議題多邊化的途徑。

  在美歐訴中國限制出口原材料爭端中,中國初裁失利,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構7月5日專家組報告認定中國限制九種原材料出口不符合世貿組織規定,這是一件壞事,但給了我們一個重要啟示。

  因為假如這次爭端我方終裁失利,那麼實際上為約束各國管制出口的權力提供了一個強有力的范例,至少在理論上,美歐也必須接受同樣的約束,那麼我們完全可以考慮在適當時候將美歐出口管制體系訴諸世貿組織,力爭化被動為主動。

  巴統

  為了在經濟上遏制原蘇聯等社會主義國家,1949年11月,美國和西歐一些國家聯合成立了一個多邊出口控制協調委員會,總部設在巴黎,通常被稱為“巴黎統籌委員會”,簡稱“巴統”。

  《瓦瑟納爾協定》

  1996年9月,美國與其他32個國家共同簽署了《關於常規武器與兩用產品和技術出口控制的瓦瑟納爾協定》(簡稱《瓦瑟納爾協定》),在此基礎上建立起新的多邊出口控制機制。《瓦瑟納爾協定》是一個十分鬆散的組織,成員國可參照共同的管制原則和清單自行決定實施出口管制的措施和方式,自行批准本國的出口許可,即所謂的“各國自行處理”原則。
(責任編輯:李海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