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恩事件懸而未決 告訴你誰在撒謊--跨國公司-上這裡,懂跨國公司-外資 世界500強-外企-人民網--人民網
人民網

卡恩事件懸而未決 告訴你誰在撒謊

2011年06月13日07:53    來源:《現代快報》     手機看新聞

  如果發生了一起強奸案,如何知道舉報人和嫌疑人誰說了真話,誰在撒謊?紐約市警察局特殊受害者部的警察專門從事有關性犯罪、虐待兒童、復仇犯罪的調查,從街頭無賴到像多米尼克·卡恩這樣的重量級嫌疑人,都逃不過他們的火眼金睛。

  離奇案件層出不窮

  索菲特大酒店一名32歲的非洲裔女服務員聲稱,在5月14日下午,下任法國總統熱門人選、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卡恩對自己實施性侵犯。紐約市警察局特殊受害者部的警察相信了她的話,並因此在肯尼迪國際機場逮捕了卡恩,指控他涉嫌性侵犯、強奸未遂、非法監禁。

  特殊受害者部的警察專門從事有關性犯罪、虐待兒童、復仇犯罪的調查,為什麼他們很快就相信了女服務員的話?特殊受害者部的警察們被禁止討論這一案件,案件仍在調查中,還有很多疑點,比如卡恩來紐約並非執行公務,那麼他為什麼出現在紐約?曼哈頓特殊受害者小組負責這一案件,該小組指揮官亞當·蘭博伊少尉表示:“我們還不知道卡恩來紐約的原因,我們很想知道這個原因。”

  在接受《新聞周刊》採訪時,特殊受害者部的警察們透露了他們調查案件的一些細節。除了卡恩性侵案外,他們的世界裡還有很多更為駭人聽聞的故事:殘忍的性變態、難以形容的暴力、罪惡的欺騙……一些案件因為殘忍恐怖而登上報紙頭條:2007年,一名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女研究生被男子尾隨至公寓,遭到了長達19小時的強暴和虐待,歹徒切開她的眼皮,將開水倒在她身上。一些案件因為涉及到名人而被媒體報道:曾獲奧斯卡獎的作曲家約瑟夫·布魯克斯引誘了至少11名女性到自己的公寓,實行強奸和性虐待,布魯克斯於5月下旬畏罪自殺。大多數案件即使作案手段也非常殘暴,但並未受到媒體的關注和報道。

  特殊受害者部的警察表示,他們的工作不僅牽涉到如何判斷舉報人的可信度,還牽涉到對舉報人和嫌疑人情感的分析、判斷。舉報人報警的速度有多快?其情緒有什麼樣的變化?一名聲稱受到強暴的女性是否要求由女警察來調查?蘭博伊說:“當一名女性要求女警察調查時,她十有八九是在說謊。”原理是說謊的女性認為,女警察更願意相信女性受害者所說的話。

  清醒客觀至關重要

  經歷過長期的數百起案件調查,特殊受害者部的警察們依然感覺,在調查時摒棄個人情感和傾向很難。54歲的艾倫·桑多米爾是負責調查卡恩一案的主要警探之一,他在特殊受害者部已工作了16年。桑多米爾說:“能夠、適合、願意在特殊受害者部工作的人少之又少,在這工作真像打仗一樣,如果你想看到受害者、目擊者、線人、鮮血、精液、唾液、視頻,如果你想成為至尊神探狄克·崔西,這裡就是你應該來的地方。”

  在性犯罪案件中,受害者常常隻能說出部分事實,或混淆事實。如果他們喝醉了或被注射毒品,憑他們的陳述可能都不足以立案。有時特殊受害者部的警察成功破案,但也可能被自己的所見所為困擾。幾年前桑多米爾就遇到過這樣的案件,他逮捕了一名與兩個女兒發生性關系的父親,並讓他坐了牢。桑多米爾說:“這個父親的家人依然愛他,這令我困擾,我令這個家庭破裂了。但我應該責備自己,還是應該責備這位父親呢?”

  卡恩已被保釋,與此同時,逮捕他的特殊受害者部的警察們依然在紐約哈萊姆區警局的辦公室收集証據。辦公室的門上貼著一張海報,上面寫著:“MSVS——曼哈頓特殊受害者小組,世界上最偉大的警探就在這裡”。這裡曾有28名警察,由於預算削減和管轄權的變化,現在隻剩9名警察。

  5月末的一天下午,一名墨西哥移民因性騷擾7歲的繼女被捕,他坐在審訊室裡接受調查,卡恩被捕的第一個晚上也坐在同樣的位置。負責審訊這名墨西哥移民的是小組裡唯一的女警察莉茲·古鐵雷斯。古鐵雷斯頭發微卷,化了淡妝,佩有一把槍,她告訴記者自己單身,不願意透露更多個人信息。她表示自己一直都想成為特殊受害者部的成員,因為她認為這裡最能讓自己充分發揮才能。但她依然需要努力控制自己在處理每一起案件時的情感、推測和直覺,她說:“一旦你走進了審訊室,就必須保持清醒的頭腦和開放的心態。”

  古鐵雷斯想把這個墨西哥男人單獨留在審訊室,而不是把他送進牢房。“他在哭,很快他就會在審訊時對著攝像機哭著說出實情,”古鐵雷斯說。如果如她所料,這個墨西哥男人招供,就是成功處理掉一個案件的最徹底的方法。一名布魯克林特殊受害者小組的警察說,對於想要為自己犯下的罪行辯解、贖罪的人來說,給予同情往往能得到更好的結果。這名警察表示:“我曾見過有人承認犯下了最令人發指的罪行,他招供之后就安然睡覺去了。”

  卡恩事件懸而未決

  卡恩被捕的第一夜,在進入審訊室時已經要求找律師,他未作出任何陳述,沒有回答任何問題。他最終享用了警方給他的火腿奶酪三明治和炒蛋,使用了衛生狀況不佳的洗手間。調查小組負責人蘭博伊說:“不得不說卡恩是個絕對的紳士,作為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之一,卻遭到警察逮捕,但他依然能夠保有尊嚴地處理這件事。”

  由於卡恩不承認犯罪,舉報人的可信度很快成為了最初調查中的可疑之處。對受害者的初步審訊一般都是在充滿同情和體諒的氣氛中進行的,蘭博伊說:“如果受害者感覺你不信任她,就會對案件閉口不談,無論受害者說的話聽起來多麼離譜,每一句都是有價值並值得推敲的。”聽取了受害者的陳述之后,警察們才能對其陳述展開調查。

  在案件調查中,目擊者的証詞也是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受害者的陳述與目擊者的陳述是否吻合?最近特殊受害者部調查了一起備受矚目的案件,海蒂·瓊斯是一名電視天氣預報員,她聲稱在紐約中央公園裡遭到強暴,但目擊者的証詞卻與她說的不符合,這就引起了警方對瓊斯的懷疑。現在,瓊斯面臨虛報案情的指控。

  據執法部門消息來源稱,卡恩一案中,有一名來自索菲特大酒店的目擊者,該目擊者是酒店員工。索菲特大酒店那位聲稱遭遇性侵的女服務員在接受調查時,每次都作出了相同的陳述。桑多米爾說,審訊受害者時他會要求受害者將自己當成攝像機,來回想案件發生時的情形。桑多米爾則會對受害者描述的地點、性侵行為進行仔細研究,除了嫌犯的外貌外,他還要求受害者仔細回想嫌犯的氣味——酒精、灰塵、古龍水或任何可以成為線索的氣味。如果伴隨這些細節出現了前后矛盾之處,且隨著多次審訊后這些異常之處越來越多,警察就能判斷出審訊對象是否在撒謊。卡恩案件的另一名負責人史蒂芬·萊恩說:“當人們來到特殊受害者部作出指控時,他們不會意識到警察會對他們的陳述進行如此細致的分析。”

  卡恩性侵案發生的當天下午,索菲特大酒店的女服務員被帶往醫院,接受經過訓練的護士調查。護士們仔細檢查了她的身體,尋找淤青或其他証據。她們拿走了女服務員的衣服,尋找精液和其他DNA樣本。在卡恩的酒店房間裡,警察們在水槽和地毯上尋找精液和唾液的痕跡。據報道,在女服務員的襯衫上發現了卡恩的DNA。如果找到了卡恩與女服務員?打時留下的血跡,那麼卡恩唯一的希望就是質疑女服務員的証詞。卡恩的律師們已經暗示,他們認為雙方是自願發生性行為的。

  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女服務員最終決定不配合警方審訊。這種情況在特殊受害者部碰到的案件中經常發生,人們對不斷的提問感到厭倦,並不願一次次回憶案情。5月底,索菲特大酒店女服務員的律師告訴路透社,女服務員已雇佣了更多律師,來研究對卡恩提出民事訴訟,這可能對她更為有利,但也可能讓刑事檢控變得更為復雜。

  “每個案件都有它的獨特性,”桑多米爾說,“放手不管的話,有時感覺很好,有時感覺很壞。”

  “是的,”萊恩評價道,“有時你感覺既好又壞。”
(責任編輯:李海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